那是一爱一这个世界的年纪

点击: 3

在半年前一次和朋友骑车去万达广场的路上。

当车轮陷入马路上一条裂缝的那一瞬;

为了感受飞快的速度,从而将手搭在朋友的电动车上,就可以感受风一般的感觉,于是我不用蹬踏板,我的自行车硬生生摔在地上,天昏。

遍体鳞伤,

从此再也没有风一般的感觉。

几乎不到一秒。自那以后我骑车的感觉就变了,不似从前的风风火火;真真切切,时刻注释着地上的裂缝。反而时刻都颤巍巍。仿佛一不留神,便会和上次一样的结果,这是一种近乎自虐的快一感,而生活也越大的显示出一条枷锁的威力,这注定是哀。

更将自己天一性一中的敏一感与多愁勾一引到无限放大。

身处人海;

我弟弟说这是孤独者的通病。

在逐渐成长的过程用,因读书而带来的困苦,有一种孤独落寞到不言而喻,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情思感怀,即使是深处孤独中,我厌弃世人而独一爱一自己,我仍可以如风一般飘荡的漂漂。

漂亮的风。

那些不屑的,

它在一切身旁行走。人生中最自一由的生命;从云端跌落海洋。从高楼穿越荒野,从这里到那里。经过每一个人;恍然间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浑浑噩噩!时刻惊醒自己要得体。连呼吸的分寸都小心翼翼。似乎这个世界都在注视自己。嘲。

浑然不知,

怀疑的眼神。那些轻慢的;肤浅的,不值一提的声音,却总是挥之不去。几日前和同学一路回家,无意间提起了彼此的小学时代,彼时作为小学生。总喜欢一踮一踮的跑着。书包的拉链大大敞开。穿了一周的校服布满。

也并不感到别扭,也毫不在意,反而很开心,那是一爱一这个世界的年纪,那时候我是漂亮的风,也毫不在意世界给予的烦恼;在远离青春期的洪荒岁月里,漂亮的。

少年人的脸面挂上老成的模样,

直率的,还没有被时代的洪流吞噬。最原始的天一性一,曾几何时,脸庞褪去孩童的表情,行走于路上,我的一切索一性一都交给这个世界,我在意世界的看法,我厌倦无知的世人,我在意无知的世人的看法,却不记得我是漂亮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  •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