猜测他家出了什么事

点击: 4

光绪年间;

乘着酒兴往家走,

罗掌柜近前一看;

辽东临江县城有位经营皮货的罗掌柜。传闻他儿子罗满仓在外地做生意,五十多岁年纪,罗掌柜在城外一位朋友家中喝了点酒,邻居们很少见到;大月亮照在雪地上,亮堂堂跟白天似的,走着走着;忽然见地上横着一团黑影,地上躺着。

此人二十多岁年纪,

大步流星地朝家中奔去,

他壮着胆子伸手试试鼻息,还有口气;顾不上多想,罗掌柜把人扛在肩上,跳到地上给罗掌柜夫妇俩磕头。灌了姜汤躺在热炕上慢慢缓过劲。

感谢救命之恩,河北人氏,叔叔在北方做官;小伙子自称黄久茂,夏天时黄久茂的寡母也去世了;他无依无靠,辗转了半年,动了北上投奔叔叔的念头。黄久茂到了。

带的盘缠花得溜干净,

却始终没打听到叔叔的下落,"我连冷带饿,若不是遇到恩公。这条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;倒在荒郊野岭上,您二位就是我的再生爹娘。听完小伙子的遭遇唏嘘不已,罗掌:

"两口子心眼都好!

你叔叔的下落且慢慢打听着,

总缺不了你一口热饭吃。

"安心在这住下:又重重磕了几个头才起来。"黄久茂大喜过望,就这样;小伙子就在皮货铺子留下了,他为人。

没多长时间就上手帮着料理生意了,罗掌柜夫妇的亲儿子不在身边,就认他作了义子。转眼进了腊月。罗掌柜家里鸡鸭鱼肉备得充足;数着算着到了腊月二十三晚上,等待儿子罗满仓回来。

只听外面一阵声响。

罗掌柜两口子和黄久茂正围着煤油灯吃苞米糖呢?

面目凶悍,

送完了灶王爷。一个汉子推门进来。扑通跪下:大声喊道:儿子回来啦!"来人身材魁梧,正是罗掌柜的儿子罗满仓,赶紧把儿子搀扶起来,老两口喜不自禁,介绍了黄久茂。

匆忙置了几个菜。一家人喝起酒来,夜半时分。罗家人早已睡熟了;忽听一声喊;"屋子里瞬间火把通明,"别走了胡子。十几个衙役破门而入。将一家人按倒在地,隔天上午,五花大绑带走了,邻居们围在罗家皮货铺门口议论纷纷;有眼尖的人忽然道:猜测他家出了什么事?那不是罗掌柜的义?

不知怎的走漏了风声。

"众人一瞧。大伙儿围上去,只见黄久茂垂头丧气地走过来;七嘴八舌地打听缘由;黄久茂苦着脸说道:"没想到我义兄居然是大梁子山那伙胡子的头目,昨夜回来过年;被官府连夜捉了去。官府见和我没有关联,可怜我干爹干娘也跟着受牵连!"众人听了,这才把我放了。

黄久茂殷勤地迎上去,

都唏嘘不已,安慰一顿之后散了,罗家皮货铺子照常开张。黄久茂声称要替义父守好摊子!等候两位老人家回来,腊月二十八这天,一位仪表堂堂的人带着几名随从走进铺子。来人一报。

此位大人姓赵,

黄久茂慌神了。

差点把黄久茂吓趴下:竟是户部的人。负责北方采买,前番和罗掌柜定了一条雪貂皮,今日来收货了;之前从没听过这。

店铺内也没见过雪貂皮,

"皇家采买;

赵大人拧着眉头思索片刻道:

赵大人勃然大怒。岂能儿戏,如果今天收不到货物。"几个随从纷纷亮出刀剑;我便拿你问罪;黄久茂吓得磕头如捣蒜,连连求饶!"若罗掌。

赵大人道:

"貂心善,

你既然是他义子,捉一只雪貂倒不是难事,难道没听说过诱子的事吗?"黄久茂摇头表示不知。若在雪地看到冻僵之人,便会附到人。

用皮毛为其取暖,

难只难在须寻一名耐冷之人做诱子,

这时候捉它不费吹灰之力,"黄久茂大喜,"小的恰好有防冻的药物!只消涂在身上。在雪地躺一时三刻没有大碍。"赵大人沉吟道:"我派人将你送到雪貂出没的地方,如果真能捉到雪貂。本官赏你白银三百两,如果你没这个运气,从自己的包裹中找出一个瓷。

哼哼"黄久茂忙不迭地答应下来,倒出蜡黄的药水把身上涂了个遍。由几名随从看着,骑马跑了一个多时辰,来到密林深处,众人拴好马匹!在林子中查看足迹。不到两袋烟的工夫,一名随从忽然喜道:"只见林中出现了一道新鲜的。

黄久茂脱掉棉衣,

穿着小衫薄裤躺在雪地上,

远远躲了起来,

"有了,黄久茂虽然不认识,但几名随从都显得很有经验,确定正是雪貂的足迹,一边后退一边用松枝扫平地上的脚印,几名随从拿着他的棉衣,开始还真一点。

黄久茂涂的药水挺管用,

浑身哆嗦起来。

有个影子闪了一下:

林子中的树影一点点向东倾斜下去,黄久茂有些受不住了。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得先起来活动活动,就在这时;黄久茂心里一喜,只见一只通体雪白的貂在一棵大树下探头。

放慢呼吸,

他眯着眼睛偷瞧。黄久茂不敢大意,正在观察自己。等着雪貂自投罗网;死死闭上双眼,雪貂围着他转了几圈。忽而在他脸边闻闻,转眼又远远逃去,一会儿又犹犹豫豫地凑近;黄久茂冻得要死,始终不肯偎过来。却一动也不。

眼皮却越来越沉,

黄久茂感觉不到冷了,

却发现全身关节已经不听使唤了。

唯恐功亏一篑,如此这般。折腾了半个多时辰;他暗道不好!挣扎着想坐起来,徒劳地扭动几下: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,恍惚中。一群人从树林中钻出来。为首之人正是那赵。

雪貂纵身跳到他的怀里;他拿出一条鸡腿喂给它吃,黄久茂在嗓子眼里挤出两个字,"救命,黄久茂吃惊地发现;竟然是罗掌柜和他的儿子罗满仓。"几个人垂下头来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!原来罗满仓竟是辽东总采办。是那赵大人的上司。只听罗满仓冷冷地:

可怜你错把李逵当成了李鬼!

被家父救回家中;

给你演了这一出戏;

和本官名字相近;"大梁子山的土匪头子叫罗满长,竟然以身做饵,提前躺在家父回家的路上,等我回家时暗中报官,以此图谋罗家皮货铺,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"一旁的赵大人笑嘻嘻地接话道:"我当天就拿着印信去了临江县衙,县令吓了个半死,罗大人一家为人低调,倒是你不知从哪听闻大梁子山匪首是罗掌柜的儿子?乡民无人知晓罗大人是辽东总采办;这才冒出了歹毒的念头。我们将计。

自然不肯去救你这个小人。这条雪貂是我驯养的。"罗掌柜叹了口气!"貂儿天性良善,奈何总有恶毒之人利用它的善良予以加害。你自生自灭吧!事可一不可二。"众人的脚步声越来越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  • 猜你喜欢